52小说网 > 历史 >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>第100章 委屈和冤屈

第100章 委屈和冤屈

作品: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|作者:水和土不服|分类:历史|更新:2020-05-23 01:48:31|字数:4246字

水和土不服推荐阅读:崇祯十五年 ,异常魔兽见闻录(魔兽之狂乱贵公子) ,大唐第一坑爹皇子 ,这个大明太凶猛 ,我在大唐有座城 ,反派的路不好走 ,英雄恨之帝王雄心 ,三国有君子 ,初唐逍遥王 ,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,乱三国之苟怂大帝 ,从长坂坡开始 ,诡三国 ,凤舞隋末 ,三国之我能联系死人 ,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,三国之吕布直播间 ,汉明 ,盛唐之帝国崛起 ,明末不求生 ,

叶轻松转过头看着静思,叹了一口气,“静思大师,王子身份尊贵,凭借他的身份,想要找两个会开锁的人,难道你认为很难吗?”

听到叶轻松的话,静思下意识的点零头,“不难,他肯定能找到这样的人!”

完这句话后,静思忽然警觉,转过头看的叶轻松,疑惑的问道。

“叶公子,我们之间并不熟悉,你为什么肯把这么大的秘密告诉我,难道你不怕王爷对你报复?”

叶轻松摇了摇头,低声道,“静思大师,我之所以和你这件事情,是因为我感觉,你的那些东西,恐怕也是王子弄走的。

我们大家同病相怜,所以,我才会和静思大师起这件事情。”

到这儿,叶轻松的语气停顿了一下,但紧接着,他也不等静思回答自己的话,便自顾自的继续道。

“最重要的是,我们辛辛苦苦攒下的财富,还没等着享用,凭什么就给他了。

所以我想和静思大师商量一下,该怎么样才能保住我们的财富。”

听到叶轻松的回答后,静思和静念互相看了一眼,微微点零头。

静思转过头看着叶轻松,原本严肃的脸上,已经泛起一丝笑容,“叶公子,你的对,我们辛辛苦苦攒下的这些财宝,怎么能给别人呢?”

到这里,静思的语气顿了顿,才继续道,“这件事情,我们可不可以请梁大人帮忙,让他找人替我们要回这些财宝?”

叶轻松闻言,忙摆了摆手,叹息着道,“如果我岳父大人有办法,我怎么可能躲到慈安寺里来呢?”

听到叶轻松的回答,静思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,试探着问道,“叶公子,难道你也没办法吗?”

叶轻松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就是因为没办法,所以才想找两位大师商量一下,看看能不能想个办法解决这件事情。”

静思闻言,立刻双手合什,“阿弥陀佛,善待善待,贫僧是出家人,怎么可能会有办法呢?”

叶轻松摆了摆手,“既然这样,你那些东西也不用找了,再找下去也没用啊。”

到这里,叶轻松的语气顿了顿,才继续道,“既然你们也没办法,那在下告辞了。”

完这句话,叶轻松立刻冲着静思和静念抱的抱拳,领着静悟转身离开了。

看这叶轻松离去的背影,静念正要伸手拦住,却被静思伸手拉住了,等到叶轻松走远后,静念才疑惑地问道。

“师兄,我们为什么不拦住他?”

静思看这叶轻松离去的方向,缓缓问道,“师弟,他的话你相信吗?”

静念闻言一愣,“师兄,难道你认为叶公子的是假话吗?”

静思摇了摇头,“无论他的是真话还是假话,我们暂且都不能相信他!”

静念疑惑的看着静思,“师兄,我听叶公子得有理有据,不像是假话呀。

更何况,他的梁世晓,我们都认识,也许王子真的是想要贪图梁家的财富,所以叶公子才躲到这里来。”

静思点零头,“也许他是因为这件事情躲到这里来的,可这就能证明,我们的那些金子是被王爷派人偷走的吗?”

静念叹了一口气,“师兄,我们先不旁的事情,单那三道铁门上的锁,就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打开的。”

到这里,静念抬头看着叶轻松离去的方向,摇了摇头,“我看叶公子确实不像是能开锁的人,还有静悟师弟,他的武功虽然不错,但要他会开锁,我是绝对不会信的。

现在我们慈安寺这段时间就来了这几个外人,如果不是叶公子和静悟,那就肯定是张成虎和李大力了。

更何况,张成虎和李大力已经领我们去他们埋金子的地方看了,难道这还不能证明是他们偷的东西吗?”

静思闻言,摇了摇头,“师弟,可是你难道忘了,张成虎和李大力曾经过,是叶公子和静悟师弟偷的金子,这一点又该怎么解释!”

听到静思的话后,静念冷笑着摆了摆手,“师兄,张成虎和李大力怎么可能承认是他们偷的呢,他们之所以只认叶公子和静悟师弟,以我看,只是他们的推脱之词,想要把这件事情嫁祸给叶公子和静悟师弟而已。”

静思闻言,沉默了许久,才缓缓问道,“师弟,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?”

静念点零头,“我看这件事情肯定是张成虎和李大力奉了王子的命令,把我们的金子偷走了。”

静思皱了皱眉,“那么,张成虎和李大力带我们去它们埋金子的地方去,却并没有发现那些金子,这一点该怎么解释?”

静念冷笑着道,“以我看来,那些金子,没准儿是被王子拿走了。”

听到静念的话,静思叹了一口气,“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和王子有关系,那倒是难办了?”

静念摇了摇头,“这件事情确实不好办,不过也没什么,反正我们也要离开这里了,只要在我们离开之前,把那些金子抢回来,等离开了,就算王子想要找我了,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”

到这儿,静念的语气停顿了一下,但紧接着,他也不等静思回答自己的话,便自顾自的继续道。

“不但我们可以抢回我们的金子,不定,还能倒捞他一笔金子,这岂不是更好?”

听到静念的这番话后,静思顿时吃了一惊,“静念,难道你连王子也想要抢吗?”

静念无所谓的摆了摆手,“师兄,怕什么,这种事情我们少做了吗,就算多上一个王子,又能如何?”

静思叹了一口气,“可他毕竟是王子呀,万一惹祸上身,那岂不是糟了!”

静念冷笑着道,“师兄,等我们离开这里,就算王子知道我们去哪儿了,难道他还敢去找我们吗,哼哼,如果他真的敢去找我们,那我不介意再抢他一次!”

听了静念的话后,静思愣了半晌,才点零头,“不管怎么,王子先不仁在前,那就别怪我们不义了。”

到这里,静思的语气顿了顿,转过头看着静念,“可我们不知道王子把那些金子拿哪儿去了,就算想抢回来,也没办法呀?”

静念闻言,目光一冷,寒声道,“我们不知道王子把那些金子藏到哪儿了,可有人一定知道。”

静思闻言,目光顿时一亮,“师弟,你的是张成虎和李大力吗?”

静念点零头,“张成虎和李大力就算不知道王子把那些金子带到哪儿去了,至少也能知道个大概,我们只要按照他的地方去找,十有八九能找到那些金子。”

静思点零头,“可如果张成虎和李大力不呢?”

听到静思的话后,静念伸出一个手指,冷冷的道,“我的断筋指已经好多年没用过了……。”

……

叶轻松和静悟刚回到客房,静悟便快步来到叶轻松面前,疑惑的问道。

“叶公子,那些金子明明是我们两个人拿的,你为什么要是王子拿的,你这是在撒谎吧?”

叶轻松闻言,转过头看着静悟,笑着道,“我不是王子拿的,难道是你拿的吗?”

到这里,叶轻松的语气顿了顿,才继续道,“如果让你师兄知道是你拿的,哼哼,他们不联手把你打残废了,都算你骨头长得硬!”

听到叶轻松的话后,静悟下意识的一缩头,随即,双手合什,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我只是听叶公子的命令行事,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!”

叶轻松闻言,无所谓的摆了摆手,“好,这都是我做的,和你没有一点关系,这总行了吧?”

听到叶轻松的话后,静悟的黑脸一红,忙摆了摆手,“叶公子,我错了,东西是我们两个人拿的……。”

叶轻松完,便挥手打断了他的话,“好了,先别了,我们接下来,就等着看好戏就行了!”

……

“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!”

静思看着在地上不停惨叫,打滚儿的张成虎和李大力,沉声问道。

“你们还不吗?”

张成虎和李大力已经疼的鼻涕眼泪全都流出来了,听到静思的问话,张成虎颤声大剑

“大师饶命,我们真的不知道啊,求你们放过我们吧,唉呀,我受不了了……。”

一旁的静念见状,冷笑一声,“我告诉你们,我刚才的断筋指,只用了三成的力道,你们的经脉也只是受损而已,如果再不,只要我再加一成的力量,你们的静脉立刻会爆裂……。”

静念的话还没有完,就被李大力的惨叫打断了。

“大师,哎哟,疼死我了,你快放了我们吧,我忍不住了!”

静念冷笑一声,“想要让我放你的,很容易,只要你们出金子在哪里,我立刻放你们离开。”

李大力惨叫不止,“大师,啊不,大爷,爷爷,我真不知道,这件事真的是姓叶那子做的,哎哟,和我们真的没关系,求你了,就放过我们吧……。”

眼看李大力还不承认,静念目光一冷,闪电般伸手,在李大力的身上再次点了一下。

“啊!”

静念的手指刚离开李大力的身上,李大力便惨叫着飙出了一个高音。

“不行了,快饶了我吧,祖宗,求你们了!”

李大力实在疼的受不了了,一打滚撞到了墙上,猛然感觉,撞墙的滋味儿也比这种疼强,忙不停的使劲撞墙。

很快,李大力的胳膊上和头上便创出了伤痕……。

“祖宗们,饶了我吧……。”

李大力的惨叫声,凄惨无比,但站在一旁的静念,这只是一脸冷笑,也不再问话,就那样静静的看着。

片刻后,李大力终于忍不住了,勉强转头看着静念,如狼嚎般嘶吼了一声。

“我,我,快放了我吧……。”

听到李大力肯了,静念这才点零头,却并没有立刻动手,冷冷的道。

“机会只给你这一次,如果敢耍我,你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
李大力此刻已经疼得忍受不住,这种侵入骨髓的疼痛,实在不是人能够忍受的。

听到静念的问话,李大力嘶吼的使劲点头。

静念见状,这才上前一步,伸手在李大力的身上点零。

“啊!”

李大力立刻如断了气儿一般,惨叫声由高至低,人也歪歪斜斜的摔倒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。

静念并没有立刻上前问话,他有使用断筋指的经验,自然知道,无论是谁中了断筋指,就算立刻解开了,也肯定要恢复一会儿,才能正常话。

一直等到李大力喘息的声音没有那么急促了,静念这才冷声问道。

“李大力,你吧!”

李大力喘息着点零头,随即侧过身看着还在惨叫的张成虎,喘息的道。

“大师,求你把张成虎也放了,我要和他商量一下。”

听到李大力的话后,静念眉头一挑,怒道,“李大力,你想耍我吗?”

李大力闻言,顿时吓了一跳,整个身形立刻向后缩了缩,这才颤声道。

“王子拿走金子的时候,我们也不知道,我和张成虎商量一下,看能不能想到王子会把金子藏在哪里?”

这话的时候,李大力委屈的眼泪不住的往下淌。

刚才就是因为否认,那些金子是被王子拿走的,所以才被这两个可恶的和尚折磨到如簇步。

尝过的那种不是人类能忍受的痛苦之后,李大力已经不敢再否认了,他只想赶快把这件事情解决了,以后的事情,谁去管他,先度过眼前的难关再吧。

听到李大力的回答,静念转头看了静思一眼。

静思微微一沉吟,便点零头。

静念这才伸手点在了张成虎的身上,解除了他的痛苦。

张成虎刚才虽然疼痛的惨叫不止,但刚才李大力的话他也听见了,虽然他也不想承认,受这种冤枉气,但事已至此,如果他再敢否认,他可以肯定,眼前的这个和尚,一定会加大断筋指的力度,到时候,自己恐怕会尝到李大力那种级别的痛苦。

看到张成虎不在惨叫了,李大力咬牙向前爬了几下,来到张成虎的身边,贴在他耳边,低声道。

“老张,这次我们算是完了,你该怎么办吧?”

张成虎看着李大力脸上不断流淌的泪水,想到自己受到如茨冤枉,眼泪也忍不住了,噼里啪啦的淌了下来,话的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。

“老李,你该怎么办?”

李大力叹了一口气,“老张,事已至此,想别的也没用了,还是先保命要紧呀!”


一秒记住【52小说网 www.52xiaoshuo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.52xiaoshuo.com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.

本文网址:https://www.52xiaoshuo.com/52xiaoshuo/52630/36683965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m.52xiaoshuo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
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相关推荐: 崇祯十五年 ,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,英雄恨之帝王雄心 ,大唐第一坑爹皇子 ,风雨大宋 ,大明都督 ,王莽传记 ,回望大明笑今朝 ,烈阳皇朝 ,驸马乃红颜 ,黑铁皇冠 ,三国之灵气复苏 ,北宋大表哥 ,明末一把刀 ,大唐铁肩王狄光嗣 ,嚣张药妃:误落邪王婚床 ,代夏 ,我是丞相 ,我在大唐有座城 ,呆客 ,